搜索

文化交流

乡愁

作者:
张明腊
浏览量

那年,母亲送她十九岁的儿子上大学,那天,母亲给我准备足路上吃的,帮我背着大大的行囊,把我送到村口。当我坐上在村口等我的三轮车时,她慌忙地揉着泪眼,一万份的不舍!三轮车毅然驶出,母亲黯然的身影抛在村口,我走进了省城的校园…..从此,我成了母亲放飞的鸟儿,从此,牵挂与思念驻扎母亲的心头!

打从那年被母亲放飞,我就成了异乡之客。时光荏苒,流年似水,如今离家已二十余载。虽然扎根在繁华的都市,但是那片贫瘠而寂寞的徐闻故土,依然令我魂牵梦萦,眷恋不已。毕业后,虽然在都市谋得一份职业,也被都市的活力和魅力所打动;虽然生活在这个五光十色的斑斓世界,也不乏乡里情谊的滋润,但那份缠绵缱绻的故乡情结,始终无法令我释怀。每当夕阳西下,我常常徘徊于珠水河畔,凝望那血红的残阳,遥想此时此刻,耕耘在清瘦贫瘠的土地,我那羸惫的父母,她们是否荷锄暮归了呢?每每想到这些,我总是感到故乡就像一块强力的磁铁,深深地吸引着游子!都市虽美,但是故乡有我的父亲母亲、童年,还有乡俗、乡音和乡韵,也许这就是一个人的根,一个人的来路!

花开花落,年复一年,乡愁一直笼袭着我。一个游子,为了生计,乡愁的消解,唯有一年一度过年探家的解药。这些如鸟儿一般,离开了乡土在异地他乡生活劳碌的男女,又要开始一年一度的迁徙,跟燕雀南飞几乎毫无差别;再累再苦,旅途再长,也挡不住回家的脚步;有雨有风,乡关再远,也熄不了心中企盼已久的热烈。因为那里有亲人的悬挂,也有满满回忆。我认识这里的每块石头,这里的每块石头也认识我;我知道这里的每个角落,怎么被岁月堆积成现在这样的光景,这里每个角落也知道我,如何被时间滋长出这样的模样。

十几个小时的颠簸折腾,我终于把浮肿麻木的双脚投下红土地的黄昏。此刻,正值除夕,乡村的上空已响彻炮雨,近听如雷贯,远闻如潮嘶,乡道硝烟弥漫,庭院炮屑流红,家家户户,米酒飘香。这景象,粗犷而庄重,祥和而豪放!这就是我自幼闻惯特有的乡土气息,多么的亲切,多么的解渴。我知母亲等得急,疾步往家里赶,但她知道儿子一定会回来,耐心等待她熟悉身影的出现。

这些年,父母对我的回家也是极为期待的。每每收到孩儿回家的信息,母亲总是掐着指头倒数归期,路途或有延误,她总是叨唸不已,或是四处打听,或是不时在乡道延胫翘盼。的确,刚踏入家门,母亲那宽慰的笑,总是合不拢嘴,看她的高兴劲,直把我的归来当成一份平安吉祥来收获,那份欣喜,不啻于金山银山在眼前。我不敢想象,不回家过年,他们内心是何等的沮丧和失望。

“走遍天涯觅不到自己所想,回到家才发现它就在哪里” 家,其实一直没有被忽略,她隐藏在心底最温柔最脆弱的地方。高兴时,或许会暂时的忘记她,可是在遇挫时,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她。怀念小时候和父母在一起的温馨时光,回想儿时光脚丫奔跑在草地上,脚板亲吻大地的感觉让我健步如飞,踏实无比。在这里,可以找到永远属于我的那条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