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文化交流

记齐齐哈尔烤肉

作者:
谢涛
浏览量

在中国东北广阔无垠的平原上,一片由三江汇集滋养出的黑土地孕育了一座极其特别的城市——齐齐哈尔。齐齐哈尔位于北纬47°、东京123°较高的纬度位置决定了这里鲜明的四季变化和这里独特的饮食文化。这座有着800多年的建城史和255年黑龙江省省会史的老城,如今最能代表她的,我想只有洁白美丽的丹顶鹤和独特的齐齐哈尔烤肉了。

说起齐齐哈尔的烤肉,虽不敢说闻名遐迩,但在黑龙江乃至东三省内,都可称得上声名远播。在哈尔滨读书期间,每当我说起自己是齐齐哈尔人,都有人会说“齐齐哈尔我去过,那得烤肉特别好吃”。起初每每听到这类话,内心并没有特别开心,反而觉得有种淡淡的失落,仿佛家乡并没什么别的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只好成为一个仅能满足别人口腹之欲的坐标。

直到后来,读了汪曾祺先生的《岁朝清供》,里面写到高邮的咸鸭蛋,因汪曾祺先生是江苏高邮人,后来到北京,每每被人问起家乡,他若言高邮则必被人夸赞咸鸭蛋美味,他也是隐隐对出身感到羞赧,后来干脆编个别的城市打发过去。但离开家乡久了,这些乡味总会被唤起,后来汪先生也转而以高邮咸鸭蛋为荣,逢人问起便细细地为人讲述其与其他咸鸭蛋的不同。这样的心路历程实在太让我感同身受。到了今天,再提起家乡的烤肉便是充满自豪了。

在齐齐哈尔,家家都会备一到两个烤锅。锅分两部分,下面是盛炭火的炉子,炉子将碳盆架空以便碳的燃烧。上面是一面有气孔的铁盘,肉就放在盘上烤。这种烤法透着原始的直爽和单纯,正像齐齐哈尔人率真的个性。正如所有北方人一样,对饮食带来的满足感极为重视,且相当敢于尝试。料理之手法、炭火之控制、木炭之种类、气候与口味之搭配。一代一代心口相传已然成一种文化。

说起齐齐哈尔烤肉的起源,众说不一。但在我想来,应是受地理位置和历史文化的特殊影响吧。由于齐齐哈尔的地理环境与历史原因,这座大型工业城市同住了多种民族。有汉、满、回、蒙、达斡尔、朝鲜族等。他们互无矛盾与歧视,友好共存。再加上城边是辽阔的草原,是天然的牧场,牛壮羊肥。

年复一年,齐齐哈尔的烤肉就综合了山东、蒙古、朝鲜、和新疆各家所长。烤肉的方法、味道不断的在各民族间融合、发展。经过上百年的改良,光烧烤的锅就换了几种。终于发展成为了自成一派的惊艳。这种文化,包含了蒙族的粗旷,满族的精致,鲜族的辣腥、回族的羴香……大概正是这种兼收并蓄,才让烤肉这一美味最终在齐齐哈尔找到了最适宜发展的土壤。

齐齐哈尔的夏天,江边上随处可见一圈圈围坐在一起的人家,将烤锅支在树荫下,一面欢声笑语一面看着那一口美味在铁板上呲呲作响。当你走过这些围坐在一起的人旁时连呼吸都能感受到牛肉在炙热的炭火上不断的弯曲再舒展。在每一家中,主要劳动力的中年人是料理的主角,汗流浃背的男人们穿着大裤衩和拖鞋。他们细致的将喂好的牛肉平铺在灼热的烤盘上,以便受热均匀。那一幕的形象好似只猛虎在细嗅蔷薇。而北方贤惠大方的媳妇则有着照顾老人与小孩的职责。她们将火候轻嫩的烤肉夹在新鲜的生菜中,配上较为清淡的蘸料递给家中的老人,将带着软筋颇有嚼劲但是醇香无比的牛肋扇吹凉夹给小孩,以满足孩子那已经溢出了眼睛的期待。而孩子要做的,则是将爸爸空了的酒杯倒满,然后看满头大汗的爸爸将凉啤酒一饮而尽。这其中的幸福,更是包含了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文化。

想自己离开家乡也有数年,以前每次年节回家总要找个借口去饱餐一顿烤肉,好在城市年年有变,那种风情,那种味道始终没变。而今年天南海北的距离让我很久都没有回家再尝一尝那家乡的烧烤了。十一长假,我让家人寄来了烤肉用的东西,约上三五个同事小聚。请他品尝烤肉的同时,我也在品尝着对家乡的思念。

我常常想,所谓乡愁其实是种复杂而矛盾的感情。有些人出走在繁华都市,紧张的工作之余用Macbook敲下怀旧的文字,控诉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的吞噬,他们期待的是家乡父老永远原地不动,憨厚朴实,就像游戏里的不会删除的NPC,无论你什么时候想起他,想回去看看,他还会在那儿等着你。其实,故乡是永远回不去的,时光是奔流不息的河流,每一个小城也都在以自己不可逆的姿态发展着,故乡的街道会变,故乡住着的人们会变,而不变的,也许就是家乡那特有的味道,思念的味道。

带着对家乡味道的回忆,在新的城市新的岗位充实自己,同时,也守望着属于家乡的回忆。

 

销售管理部

谢涛